所在分类:  跨境电商故事 所属圈子: 跨境电商故事

跨境路上的“摆烂史”---4。12月之前,必须按照注册资本实缴,才保留我的股东地位,要不视为自动放弃,我辛辛苦苦搞起来的,给别人做嫁衣

发帖4次 被置顶4次 被推荐0次 质量分0星 回帖互动68次 历史交流热度51.33% 历史交流深度0%
开始摸鱼吧,虽然每天都差不多。
https://www.wearesellers.com/question/93681
 
20年很快到了,过年回家的时候,没想到会封控,当时租了辆车回去,想的走亲戚也方便些,谁曾想,车就一直放的,毫无用处,家里也不让随便出去。
 
初四还是初五的时候,想的不能在家待着了,得去完成我的“事业”,下高速接对象的时候,不让我这个外地车牌进去,只能在高速口等着,随后一路奔向太原,到地,还车,送对象,住了一晚。
 
嗨,第二天,全部封控,能进不能出,这一呆就是十几天。后面稍微放宽松点之后,可以出去了,回到我们几个的出租房,联系社区街道等等,还是不能复工,又在家里躺平了一段时间,那段时间,白天睡觉,晚上玩游戏,整个颠倒。想想其实也挺美好的,为数不多可以这样放纵的时间了。
 
这段时间,也没有忘记要干什么,联系人,想办法复工,因为过年的货还都没发出去。后面社区出通告了,想要复工的企业,需要提交什么什么资料,备好各种物资等等。跑了两趟,都没通过。那会W总也天天打电话让我想办法复工,说不能天天等着了。我心里很清楚,但是确实不好办复工。
 
准备资料,缺乏的物资让W总想办法,第三次去了,问哪里作为餐厅,怎么隔开的,消毒怎么做等等等等,终于是过了。
 
满心欢喜的走出社区办公室,M的,找不到车了 ,电驴让偷了,XXX。看着空荡荡的大马路。心里真是mmp。楼下有监控,我去问了,说,监控是个坏的。。。。。。
 
唉,认了。回家。
 
第二天,我们几个到公司,我开始按照要求做登记,联系没来的员工,做证明。
 
半个月过去了,还是这么几个人,来的人很少,工作也不敢开展,没货,发不了货。多数厂家也不发货。就这样,断断续续,把货又采到了太原,打包,打包,打包,成本又增加很多,深圳的仓库在那放的,一大堆货还得邮过去物流那边。
 
核实了情况后,就先让小H,小R去深圳了,想办法复工。中间说一下,W总一直找我谈话,话里话外,让小R走,咋回事呢,去年,W总去过一次深圳,当天晚上喝酒了,小R喝多了,把W总给干了一顿,为啥,看上一节我的憋屈事吧。可能和这个也有关系吧。后来,小R还把人餐厅的一块落地玻璃干烂了。老板让赔钱,我顶着醉意,又网贷了7000出来,赔给老板了。不知道值不值这么多钱,但当时那种情况,唉,没法说,老板拦着小R不让走,都火药味很冲。
 
送回他们,我过来和老板道了个歉,请我喝了一杯,事也就这么算了。后面也记不清了,小H来接我,我哭的。压力太大了,太苦逼了。
 
回归正题,这个时候,我们陆续在太原发了几波货,深圳那边正常了就在那边发了,销售额呢,也在陆续增长。
 
但是老有意外发生,我们第一批货我找德X发的,没啥意外,在我们原有包装后还加装了,包装很严实,每包重量啥的都有,核实的都对。后面5批,W总找的顺X发的,重量不对,件数不对,丢包了,一大包里面就有几十个件了。最后一批更离谱,我就发了两三包,它给计重800多kg,云途收货核实重量160kg。我TM。本来货就发的迟了,全部整理,给客户邮件,补发或者退款。
 
后面里里外外损伤5w多。不知道顺X流程有问题没,这个业务员很大问题。后面才知道,这些重量都没过称,直接去的分拣,按他原话说,这么多,就估算了一下,直接拉到分拣,没卸货了??!!
 
这个事又耽搁很长时间,各种投诉什么的,一投诉,那边联系解决,但是解决方法里面还涉及到了威胁。总之,最后给我的的是,业务员和网点负责人赔偿1万6,顺X一开始说的赔2千,后来干脆不赔付了,都是和网点这边聊的,我自然不可能认,运费多收那么多就算了,解决的时候还威胁我。这个和W总说了下,达成一致,不能容忍。(插一嘴,货还都上保险了)
 
没想到,后来,这个业务员找到W总,又谈的什么什么。W总和我说,赔了8000,这事就过去了吧???!!!(这个事件里面的数字可能不太准确,但大差不差,截图,录音,聊天记录啥的都还在)
 
解决完这个事情的时候,已经到了7月份了,销售额也在稳步上升。某天,W总叫我,说有笔千万的投资,要投,但肯定,也有很多要求其他的。问我意见,我结合公司情况,并不需要这笔钱,拿过来我们一时半会也没有后续的战略部署啥的,铺规模吧,自发货,铺那么大就是死。搞fba,精品,我们现有资金流也足够,没必要现在拿到这个,一下拿到不知道怎么做。后面还可能会出现问题。
暂时就不了了之了。其实我能看出来,我给不给意见不重要,他起了心思了。
 
在10月的时候,我钉钉申请了去深圳,按W总说法,正规啥的,不管谁,都得按流程办事。但没想到,W总反手给我打过来电话,说我没有提前说,啥啥的,反正就是找茬。其实都知道不对了,他的种种做法,已经有很大问题了。我也没惯着了,在电话里俩人呛了起来,大晚上俩人约见面,见面也没电话里那么气愤了,主要我打电话火大的时候,踹了一脚墙,当时很疼,但在肾上腺素的支持下,到达见面地点了,谈到凌晨4点多(回家的时候就疼的不行,不能走路,第二天,医院,骨裂。。。)。说再多,就是想自己搞了,把我踢出去。
 
去深圳这个事就推迟了几天,月底的时候,W总拿了份合同,很厚一沓,最重要的一个点吧,就是说我12月之前,必须按照注册资本实缴,才保留我的股东地位,要不视为自动放弃,我tm,辛辛苦苦搞起来的,给别人做嫁衣,我知道有这么一天,但我没想到这么不要脸。我肯定不签。
 
后来,工商上的股份什么的都变更了。不要问我,我也不知道,我也很懵,我是配合变更过执照的一些内容,但是没有占股啥的这几项。
 
一次,和财务聊天的时候,财务和我说,她准备离职了,不敢干下去了。我也清楚,财务现在很为难,19年的时候W总招的,但是后来时常因为我俩意见不一样,让财务为难。他和我说,W总和不管是员工,还是我那几个兄弟,都说,我在19年的时候,就“贪”了公司不少钱,后面也在某些地方拿了不少。财务自然也是不信的,她没来那会,都是我记账,每笔支出开销都记录的很清楚,甚至自己还一直垫的钱,本来就想的是自己的公司,全身心的都投入进去了。所以,财务能看到这些账目记录,W总出去旅游,玩的什么的发票都找公司报销。我不同意,财务也不同意,但W总说了一句话,我自己的钱我还不能花了。后来我也就妥协了,不管了,和财务说,让他折腾吧。这才把财务搞的很累,想离职了。顺带和我聊聊这些事。财务不信,但自然是有人怀疑的,这也给后面分崩离析做了铺垫了吧,反正后来说的时候,他们和我说到这个事了。我只能笑笑。
 
21年快结束的这俩月,各有心思,不管是员工也好,还是我的几个兄弟也好,想摆脱W总,搞得太心累。我也深知这些事情,可是现在资金都掌握在W总手里,甚至ERP也是他那边拿着。没有那么简单就摆脱的。
 
我也在考虑未来怎么发展,公司现在的情况怎么解决。心里清楚,想要好好发展,就不能像现在这样,每天为了管理上的事情过来过去。其实知道,肯定是要分开的,不是一路人,但是我苦于资金问题后续没办法解决。
 
先到这,这节偏流水点,还是那句话,事情发生的太多,很多事情一写停不下来。下次摸鱼,就该写,要求撤资,重新开始了.
已邀请:
合伙两次,两次都以失败告终,第一次以为遇到了伯乐,公司从0开始,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来,合伙人负责拉投资,我负责运营和管理,后来出规模了,降薪降股,并且无法参与更核心的业务。第二次当了伯乐,找了几个自认为是千里马的人,最后被千里马合伙架空。现在自己一个人重新出发重新再来 一次,应该没人能阻挡我了吧!!!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

问题反馈
x 点击咨询